双元制教育德国工业发展提供了强大的人才驱动

2021-04-05 12:59 来源:www.shuangyuanzhi.cn 编辑:德国双元制
保时捷创始人费迪南德·保时捷最初是一名电工;25岁开始创业的罗伯特·博世只上过7年学,做过几年学徒……在德国,很多商业巨擘都有着做学徒和技工的经历,就连德国前总理施罗德也做过学徒。德国制造背后的新型学徒制度如何培育出大国工匠,记者走进高校、企业进行揭秘。
 
无缝衔接,工匠教育几乎覆盖全德所有职业
 
留着大胡子,背个双肩包。大个子英格·普尔曼宣称自己成了文化人。在带领常州媒体采访团参观埃森市时,普尔曼妙语连珠。普尔曼当初也就是一个普通技工。“我家世代技工,当工人一点不丢脸。在学校,老师认为我成绩好,可以上大学,但我觉得当技工更合适,找工作也容易。”技工学校毕业后,他有了一份不错的收入。要不是埃森市转型,我可能还干着老本行——环保检测师。如今他在埃森煤炭工业联盟做导游,并开了一家自己的文化旅游公司,专注埃森的工业文化和转型主题游。
 
从一个本科毕业论文课题,到一个制造产品,再到一个隐形冠军的成长……隐形冠军普茨迈斯特的创始人卡尔·施莱希特出身于一个普通的泥瓦工家庭。还在大学就读机械工程的他,心疼做泥水工的父亲,一直琢磨着如何可以让机械来减轻水泥工人的劳苦,同时又可以提高效率。他将这一个想法变成了自己的本科毕业论文的课题,研制了一个简易的喷洒水泥的机器,不仅获得了满分的成绩,也在父亲工作的建筑工地上实验成功。
 
在德国,几乎每一个职业都可以找到相应的培训。从传统泥瓦匠等手工业到新兴的媒体数码设计师;从工厂的制造业者到百货商店推销员,都被列入德国联邦政府的职业教学大纲。这两年,共有45种新职业被列入其中,官方目录上岗位达330种。如今,这一岗位数已更新到350种。
 
在德国,小学四年级后学生就会根据个人所长进入三种不同类型的中学:实科中学(重点培养技工)、文理中学(采用半理论半实践的教育模式)和普通高中(重点面向大学)。据统计,每年有65%的学生选择接受职业教育。不同的是,德国的就业通道是双向流畅的立交桥。在德国,学徒可以成为技师,也同样有机会成为博士毕业生,在进入技校并完成学徒制之后,依然可以选择进入大学学习。德国前总理施罗德就是个有名的例证,这位德国前总理14岁开始就在五金店做一名零售学徒。保时捷全球执行董事会成员艾莫,从16岁开始做学徒,一度获得了“德国最佳工具匠人”的称号,之后他回到大学学习,同时学了生产工艺和工程技术两个专业。而他本人的职业生涯也是从奥迪学徒项目开始。
 
不仅是职业教育,双元制教育升级为“三元制”
 
双元制教育德国工业发展提供了强大的人才驱动力。“学校理论教育与企业实践培训相结合”的培养模式是人们对双元制教育的浅层解读。当深入德国职业教育的背后,记者发现,德国的双元制教育不等同于我们以往理解的中职、高职教育,而是已经融入高等教育,并呈现出三元制的新趋势。
 
德国巴符州双元制大学教授沃尔夫吕迪格·穆勒教授提出了一个新概念——理论学习、企业实践和教师指导构成三元制教育。本科生和研究生每个星期要在学校里完成20至30小时的课堂学习。在实践操作上,学生必须有企业工作经历并获得报酬。在理论学习上,老师会严格把关论文,验证论文观点是否是通过科学方法得出的。区别于双元制技能教育,三元制高等教育致力于培养未来的高级工程师,他们不仅具备传统的“工匠精神”,更具备高层次的专业知识。
 
在这个过程中,德国大型企业扮演着重要角色,超过90%的大型企业提供学徒岗位。每年宝马都有招收学徒工的计划。负责接待的宝马负责人告诉调研组,除了让学徒参与生产实操外,宝马也愿意把最新款的汽车提供给职业学校用于教学,确保学徒的学习内容能与技术更新同步。
 
记者来到德国最大的私立大学埃森经济管理应用技术大学(FOM大学), 这所大学的联合承办机构就体现了产学研用的无缝衔接。由埃森市企业家协会、零售业协会、批发及外贸业联合会、区域工商会等机构联合承办。目前,FOM大学已与全德1000多所企业实现合作,包括西门子、奔驰、宝马等世界500强,也包括德国各行业内的中小型企业。在FOM大学看来,学生进入世界强企工作并不是衡量教育成功的唯一标志。FOM大学更希望看到,学生可以找到与自己专业技能相匹配的企业,实现个人与企业的双赢。因此,企业实力并不是FOM大学选择合作的标准,企业发展是否与学生专业技能相吻合才是FOM大学的“选择标准”。
 
在课程设置上,FOM大学不仅具备前瞻意识,更注重与行业的充分融合。FOM大学行政校长白潇乐博士说:“如果学校在全国层面出台了统一的行业标准后才开始制定教学课程,那培养出来的学生一定是落后于行业发展的。”因此,在制定课程前,FOM大学会邀请德国行业协会代表、企业代表和教师一同坐下来面对面讨论。针对某一行业,为学生定制相应的教学课程,确保课程符合行业未来发展趋势。
 
记者注意到,行业协会在FOM大学双元制教育体制中也有着很高参与度。在德国,行业协会是促进行业发展的重要组织,由行业专家、企业代表、专业技工组成。行业协会致力于探讨行业发展方向、政策和标准,做好行业顶层设计。行业协会多为民间自发组织,同一领域内的行业协会往往会抱团发展,逐步成为全国性组织,引领全国某个行业健康规范发展。增加行业协会在双元制教育中的参与度,不仅可以确保教学课程与行业发展需求高度匹配,更能保持德国行业发展永葆活力。
 
引企入校,欧洲麻省理工的开门办学
 
亚琛市位于德国、比利时、荷兰交界处,城市里的公共汽车有不少线路是跨边境的。行走在亚琛市中心,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年轻人在用英语和德语交谈。亚琛被誉为“欧洲的麻省理工”,记者恰巧偶遇了一批来自南京工业大学的学生正在参加短期交流结业典礼,国际培训部主任丁格博士为学生颁发结业证书,“学生不仅可以在课堂学习,更可以零距离在世界500强学习,可以迅速提高学生的思考能力和动手能力。”
 
亚琛工业大学在全球创造了独树一帜的产学研协作模式,成为德国乃至欧洲工业技术研发最发达的大学,也发展出令人艳羡的“校友经济”,培养出了大批德国工业界的CEO或行业领军人物,产生了一种“神奇的”良性循环:优秀毕业生了解母校实力,并愿意把公司科研研发工作引入学校。一方面,企业可以借助大学的科研实力保障产品研发质量,研究成果可直接为企业所用。另一方面,大学可以获得丰富的企业资助资金,为教授和学生提供优越的教学和实践环境。目前,学校设立了16个科研集群,德国的宝马、奔驰,美国的微软、福特等国际企业都在亚琛工大建立研究中心,将最前沿的技术攻关放在这里。
 
引企入校,开门办学。亚琛大学建造了8000平方米的实验室供企业租用,多个高科技企业的研发部门和科技中心都设立在学校内部,做到了科研、教学、生产零距离,最大效率将科研成果应用转化。在工业4.0全真数字化工厂里,学生接受企业的定向培训,培训费用由企业承担。国际培训部主任丁格博士说:“大部分学生已在戴姆勒、博世和大众等德国知名企业工作,当这样一批训练有素的学生进入企业后,可以大幅减少企业试错时间。”
 
作为德国顶级高等学府,波鸿鲁尔大学认为,实操是非常重要的,学生不仅要掌握理论知识,更要经过充足的实践。因此,学校不惜重金,购买各种实验设备,提供宽敞的实验室,供学生做实验。在实验室里,记者看到了各种各样的设备和机器,宛如一间微型工厂。
 
常州是大国工匠的摇篮。从中国“知识型产业工人”代表邓建军,到“技能奥林匹克”夺冠者宋彪,常州市委、市政府紧紧围绕建设全国一流智能制造名城目标,坚持职业教育和职业培训“双轮驱动”,为常州智造注入了强大动力。在全省表彰的11名“江苏大工匠”中,常州独占3席。截至2018年底,常州市每万名劳动者中高技能人才数达1143人,连续第五年位居江苏省第一。“龙城工匠”成为常州一张靓丽的名片。
 
在全省率先启动“招工即招生、入企即入校、企校双师共同培养”的企业新型学徒制试点,把课堂设在工厂车间,边教学、边演练、边实战。全国首个开设技工院校中德国际班,全面引入德国“双元制”职教模式。借鉴德国经验,迭代高等教育双元制,联合政府、行业协会与标杆企业,打造系统化的工匠培训体系,转变知识型产业人才培养思路,探索“工匠+”模式,培育更符合市场需求的“一线战士”。